但两个月后

2020-01-12 14:05

但两个月后,就有香港奶粉商呼吁政府解除“限购令”。港九药房总商会理事长刘爱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“限奶令”生效后,奶粉商的销量下降约两成;而超市药店因内地顾客减少,不仅奶粉营业额大幅下降,还影响其他日用品销售,整体营业额跌一成。此后,香港当地媒体又报道称,“限奶令”还波及了香港旅游业。

乳业专家韩栋指出,消费者的这些想法说明国内奶粉企业要想取得市场信任,依旧任重道远。近期,国家多个部门加大对奶粉产业的监管力度,又对奶粉价格进行反垄断调查,这都传递出国家推动国内奶粉企业重塑行业形象的信息。但行政举措并不能决定消费者选择,只能说这是国内奶粉企业“翻身”的机会。奶粉企业应该把握住机会,用品质赢回消费者。(记者 任翀)

不过,港版奶粉或将取消代购限制的规定没有在上海市场掀起太大波澜。新妈妈祝女士告诉记者,奶粉代购市场竞争很激烈,从香港代购虽然最方便,但“限奶令”实施后,来自新西兰、荷兰、德国等地的代购资源明显增多,天猫、1号店、苏宁红孩子母婴等电商上的进口奶粉促销也此起彼伏,“有没有港版代购奶粉,影响已经不大了。”

不过,让妈妈代购奶粉的原因并非价格差距一项。网上买家“桐儿妈”说:“感觉境外对奶粉质量的监管更加严格,奶粉生产企业不会在配料上‘玩花样’。”另一买家“星妈闪亮”说:“同样的进口品牌、同样的规格,宝宝吃了国内买的会便秘,代购的就不会,不知道是奶粉质量有差别,还是家长的心理作用。但为了宝宝,宁可麻烦一点代购。”

今年3月1日,香港政府为预留婴幼儿奶粉给本地居民,实施了“最严限奶令”:离开香港的16岁以上人士,每人每天不得携带总重超过1.8公斤的婴幼儿配方奶粉。若违反“限奶令”,最高将被处罚款50万港元及监禁两年。

港版奶粉的价格变化也显示了这点。记者翻看部分香港奶粉代购卖家交易记录发现,在“限奶令”实施初期,部分奶粉代购价格一度上涨三成,但大约两个月后,港版奶粉代购价格就回落到“限奶令”前。

面对这一消息,大部分上海妈妈表示“对市场影响不大”。一些妈妈说:“3月‘限奶令”刚实施时,确实担心家中断奶,但此后发现进口奶粉供应渠道十分多样。”在妈妈们看来,代购其实是无奈的选择,“如果境内市场的奶粉质量安全可靠,根本不会依赖代购。”

那么,高永文所说的撤销“限奶令”的“压力测试”是什么呢?据记者了解,主要是指香港方面将检视及评估香港奶粉供应链是否得到改善,以及能否应对内地消费者在黄金周等集中时段的大规模采购、代购。据悉,“限奶令”实施后,香港政府已要求当地配方奶粉供应商完善供应链,包括加强从外地补货效率、加强分发及送货能力、加强订购热线数目等。

香港“史上最严限奶令”或将于今年10月撤销。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13日表示,限制配方奶粉离境措施实施以来,奶粉供应稳定,当局10月将进行检讨及压力测试,若能显示措施具有成效,或将撤销限制。

与此同时,随着国家对奶粉行业展开反垄断调查,很多“洋品牌”奶粉的境内市场价与港版代购价已经相差无几,有些渠道甚至低于代购价。比如,雅培900克金装喜康宝1段奶粉,在苏宁红孩子母婴和1号店售价分别为225元和219.9元;淘宝网的港版代购价却在240元至250元间。而该产品在上海超市卖场里的售价为251元。据营业员说,这是本周末刚调整的价格,此前要261元。

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: